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广州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我懵懂的爱情故事

2016-4-19 17: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4| 评论: 0

摘要: 听父亲说,他下岗之后,在街上卖电池,背着个纸盒,在人行天桥上,每天都在那里。我打算去看一下他,只是悄悄地,我并不希望他把我认出来。人行天桥上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也有不少将小摊摆在两边的小贩,我走过了一 ...
重庆同志会所

听父亲说,他下岗之后,在街上卖电池,背着个纸盒,在人行天桥上,每天都在那里。我打算去看一下他,只是悄悄地,我并不希望他把我认出来。

人行天桥上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也有不少将小摊摆在两边的小贩,我走过了一遍,并没有看到他,也没有看到卖电池的。也许他今天没来吧,我想。明天,我就要去广州回悉尼了,也许,我这次见不到他了。

离开南昌去读大学之后,我回家过很多次,除了一次以外,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只偶尔听父亲说起过,他的境况一日不如一日。而我总是刻意地回避有关他的任何话题,我很不愿意揭开那道,只有我和他,还有他三弟知道的,心里的那道疤痕。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却想见见他。或许在国外的日子我太寂寞了,很多往事一一浮现。少年那段岁月虽然是我不愿记起的,但回忆的时候,却总是绕不过。我也知道,那时,只是性欲和冲动,并没有爱情,但毕竟是他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在大学时,我对他刻骨的仇恨早已烟消云散。他也是个可怜的人。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条小街上,家家户户临街而居,吃饭的时候就搬把椅子坐在门口,左邻右舍,聚在一块,边吃边聊。

我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深得大人们的喜欢,我也会讨好大人们,如果有邻居来我家串门,我都从里屋搬出个凳子,以博得几句夸讲。

他是我家邻居,他家里有七八个孩子,他是老大,在一家工厂做工人。他家里很穷,他快三十了,依然没有娶到老婆。

他和他弟弟、妹妹们都不一样,他弟弟、妹妹一个个都在外面混,跟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只有他老老实实,上班、下班,帮父母洗衣、做饭。吃完饭,他喜欢搬个凳子坐在门口,听邻居们聊天,但他很少插嘴,听得高兴,就呵呵地笑。父亲在背后说他木头木脑的,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

那年,我小学毕业,放暑假了,没有暑假作业,等待着中学生活的开始,夏天的那些日子过得漫长而悠闲。

那天下午,我坐口看书,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大人们或上班,或睡午觉了。

“在看书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出现在我身边。

我连忙起身,从里屋搬出个凳子给他坐。他看着我,笑嘻嘻地坐下。我拿起书,继续读了下去。

他将手搭在我的肩上,用手轻轻地拂摸我的头,又将凳子移近,轻轻地把我头按在他的腿上,笑笑地望着我:“你越长越帅了,象个小伙子了。”

我笑了笑,已经没法读书了,便看着他。

他的手从我的头,摸到我的脸上,然后又摸向肩部和胸部。最后,竟然落在我的裤裆上,“发育了没有?”他一边摸一边揉,一阵奇异的感觉油然而升,感觉很舒服。突然,他垂下头来,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湿漉漉的。

从来没有人吻过我的嘴唇,我想他可能是想表示他对我的喜欢吧。但我觉得有点恶心,便站了起来。他跟着也站了起来,转身回家去了。

这件事,我很快便忘了。

但过了几天,我在附近的小巷中碰到他,当时四周无人,他一把便把我搂住,我一阵惊恐,他一只手搂住我,一只手向我下身摸去。“叔叔很喜欢你,”他说。

那种奇怪地,很舒服的感觉又升了起,惊恐消失了,我懒洋洋地躺在他的怀里,让他摸着。“我好喜欢你的小鸡鸡,”他说。

突然,他猛地将我推开,我一看,原来有个人从巷口出现。“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他叮嘱我。

我点点头,跑开了。

从此以后,我们俩之间仿佛展开了一场游戏。他总是在我身边出现,逮住一切机会摸我,吻我。而我总是逃避,或故意不让他碰我。

我并不讨厌他摸我,但我不喜欢他用湿漉漉的嘴唇来吻我。

###NextPage###

中学后,他会在下课的时候等我。然后把我带到一个黑暗的楼梯角,摸我。我不愿意,他便在众人面前拉我。有一次,我的同学看到了,问我那个大人拉我干什么?我不知道如何应答。

大部分时候,我不理睬他,有时候,我又会跟着他走。有时候,玩一会,我便挣脱了,跑回家去,有时候,玩着玩他,他突然捂住自己的下身,告诉我他射了。我看过一次他射精,觉得很恶心,所以以后,每次他说射了之后,我都立刻走开。他总想拉我的手去摸他的鸡鸡,我摸过一次之后,也觉得很恶心,以后便再也没摸过。

在学校里,我是一个品学尖优的学生,和同学生坐在一堂听课时,我会突然走神,觉得自己和他们相比,坠落而肮脏。

他常常把我抱起来,拔开我的裤子,用舌头舔,用嘴来吸我的鸡鸡。“你看,叔叔这么喜欢你,连你身上最脏的地方都放到口里去。”但我并不喜欢他舔我,我不喜欢那种湿漉漉的感觉,觉得不舒服。我喜欢他摸我,抓住他粗粗的胳膊,看着他摸我时,胳膊上一起一伏的肌肉

那时,我已经会打手枪了,但自己打,没有他给我打舒服。我想,我就当他是一部打手枪机吧。

他那时差不多三十岁了,矮矮的,有些胖,但胳膊很粗,都是一块一块的肌肉,这可能是跟他在锻铁厂工作有关。

我进入同志圈之后,总喜欢粗粗的,肌肉分明的胳膊,可能跟第一次的体验分不开吧。

我不喜欢他,却很喜欢他的三弟,他三弟是个很坏的流氓,常常看他和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

“他大哥有他三弟的十分之一,就不会娶不到老婆了。”父亲常说。

有一次,有个女孩在他家门口哭,他三弟想把女孩拉走,女孩用手死死扳住门框,原来他上了那女孩,那女孩要逼他结婚。我看见他一把拽住女孩的头发,女孩吃痛,松了手,他一拳打在女孩脸上,立刻就把鼻血打了出来,然后一脚踹在女孩身上,狠狠地踢着,直到女孩说再也不找他了,他才罢休。

当时,街上围了很多人看,也看得我惊心动魄。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跑到脑中:如果我是女的,只要和他有过,被他成这样,我也愿意。

他三弟比他大哥高一个头,仿佛不是同一个父母生的,三弟长得非常帅气,而且从小在外面混,在广场上学武术,身材挺拔,八块腹肌,常常光着背坐在门口,惹得过往的路人回头直看。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显示他的肌肉,常常鼓起二头肌,让我用尽全力来捏。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是他大哥给三弟的评价。我却对他三弟喜欢得发狂,有时,夏天他在外面竹床上睡觉,我半夜里起来撒尿,也要绕一圈,去看看他,再回去睡觉。

他大哥和三弟唯一相似的地方,可能就是同样结实、粗壮的胳膊吧,这也是唯一他大哥吸引而让我无法拒绝的地方。我常常望着那只搓揉我鸡鸡的手和胳膊,幻想自己正倚在他三弟怀里。

“你摸过你三弟吗?”有一次,我问他。

“他有什么好摸的,一身死肉,”他边弄我边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初三的时候,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我见了,瘦瘦的,很丑。

“我看了都吃不下饭,”他跟我说。但他还是跟这个看着吃不下饭的女人结了婚。结婚的第二天,他把我拉到他新房子里去,迫不急待地脱我的裤子。

“你昨晚和你老婆过得好吗?”我问他。

“好个屁,我闭着眼睛,把她当作你,才硬起来操了她的。她也是个可怜人,从来没接触过男人,事后,她说,比吃了肉还舒服。”我感到有些难过,推开他的手。

###NextPage###

“我一直很想操操你,”他用力把我扳住,肚子压在我身上,“但你还小,操你会犯法,等你一过十八岁,我就操你。”我用力挣扎,“你不放手,我就叫了。”

他的新房就在他家里,厅里还有人,他无可奈何地松了手,我打开门,看见他三弟坐在那里,正看着我,眼睛有一种疑惑,我感到无比羞愧,立刻出门,回家去了。

在这之后,差不多有三个月,我都躲着他,不理他,不让他碰我。他可能也要应付他老婆,见我态度冷淡,找我的次数也少了。

那段时间我手淫频繁,一天好几次,几乎都是以他三弟为手淫对象。

那段时间,我还做了一件至今令我羞愧的事情。我勾引了邻居一个比我小的男孩。他几乎没有任何拒绝,就让我摸他的鸡鸡,我也抓过他的手,让他摸我的鸡鸡。他的鸡鸡还是小小的,没有发育,而我的已经很大了。他有时候会很调皮地用手用劲捏,捏得我又痛,又爽。我不知道他以后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同志,我离开南昌去上大学之后,回来时,总是避开他,他让我感到羞愧,后来他搬走了,不知去向。

有一天夜里,我上完晚自习回家,走到街口转角的时候,他突然从后面窜了出来,一把把我抱住,当时,旁边还有一些路人,有些惊讶地望着我们。我心里很慌,又不敢挣扎,便随他将我带到一个我们以前常去的楼梯暗角,我一触他结实的手臂,他的手一按在我的裆部,我知道,我无法再拒绝了。

我高二的时候,他生了个女儿。

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已经上高三了。学习很紧张,生日那天,家里人可能忘了,没有人跟我提起,我心里有一点点难过。

他突然说要请我吃饭,他从来没请过我吃饭,没在我身上花过一分钱,他的日子总是过得很节俭。

“庆祝你十八岁的生日!”他说,我有点感动,便和他去吃了。

回来后,他拉我去他家里,他说他家没有人,他老婆带小孩回娘家去了。

一进屋,他便把我扑到床上,帮我把衣服脱光了。他也自己的衣服脱光了,他脱光了衣服,白白的,肥肥的,很难看。他在我身上又亲又啃,我觉得不舒服,把他的手抓过来,放在我硬得难受的鸡鸡上。

他一边用一只手跟我打飞机,一边把我的腿架在他的肩上,然后用另一只手搓硬他的鸡鸡,我突然明白他想干什么,用力把腿挣下来,但立刻又被提起来,我用手推他,他用手将我的的两只手用一只手死死的按住,一条腿压住我的一条腿。

“你再不放手,我就叫了!”我说。

“你叫吧,今天没有人在,你叫了也没有人听到!”他说。

我发了狂,用腿狠狠地乱蹬,一脚踹在他的小肚子上,他疼得捂住肚子,松开我,坐在地上。

我赶忙起身,穿好衣裤,打开门:他三弟正站在门口,惊讶地看着我。

那几天,我早起,晚归,生怕碰到任何人,更不用说发现我们肮脏的秘密的三弟了。

他也没有找我。

那时,我对他心里充满了仇恨,他让我的声誉受到了威胁,第三个人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我恨他,没有他,我也许就不会成为一个同志,是他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还在我十二岁,什么都懵懂无知的时候,就用性把我引诱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常常恶毒地诅咒他,希望他有一天被汽车撞死,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了。但现在,他三弟也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却无法诅咒他的三弟。

高考结束后,我以全校文科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北京的一所知名学府。我只想尽早离开南昌,摆脱我这段丑恶和肮脏的历史。

在我读大一时,家里搬了家。我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放寒假,我回到家里,和父母在一起过了一个年。过完年的某一天,父亲站在阳台上,对屋里说:“楼下那个人好象以前的邻居大强。”

我一阵心惊,也不敢过去看。装做没有听到。

###NextPage###

第二天,我站在阳台上,突然看见楼下有个人朝我挥手,我立刻转回屋中。不一会儿,就听见敲门声。母亲打开门,是他。“新年好,你们搬了新家,我专门来给你们拜个年。”他眼睛没有看着母亲,却看着我。

我立刻走进里屋,把门关上。

我听见母亲叫我的声音。我不得不把门打开。

“你大强叔来了,都不打声招呼。”母亲责备道。

“大强叔好。”我说,径直走到门前:“妈,我出去一下,有点事。”

“你儿子真是越长越帅了!”我听见他说,我看也没看他一眼,便下了楼去。

走了没多远,我听见背后有人叫我,原来他也紧跟着我出来了。我心里又厌恶,又愤怒,挥手拦了辆出租车,钻进出租车里,便走了。在出租车中,我回过头来,看见他站上街上,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

暑假回家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他离了婚,带着女儿过。我哦了一声,转换了话题。

大二寒假我没有回家,跟朋友出去旅游去了。暑假回来的时候,父亲告诉我,他三弟结了婚,找了一个很丑的女人,那女人的老爸听说是个不算小的官,他天天在家里打女人,在外面乱搞,那丑还是很死心塌地跟他,说只要不和她离婚就行。

“他还是这么受女人喜欢?”我问父亲。

“天天打扮得象个小流氓!”父亲答道。

大学时,我默默认可了自己的性倾向已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甚至怀疑,我是否天生就是同性恋。我对他三弟的迷恋,远在他哥哥引诱我之前,但那或是对一种纯粹男性的向往,也未可知。

大四那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进入了这个圈子,离奇的生活让我应接不暇,对他的仇恨也早已烟消云散,觉得他也挺可怜的,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世界的存在。

但我仍不愿意回忆那段漫长的,让我觉得难堪和肮脏的往事。

大学毕业后,我已在广州找到工作,工作前,我到家中。父亲告诉我,他下岗了,在街上摆摊修自行车。

有一天,我和初中同学聚会,在一家酒里里喝酒,听歌,看表演。一个人从后面,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居然是他三弟。

他三弟的打扮非常年轻时尚,完全看不出是个已经结过婚的男人,依然帅气逼人,浑身的衣服将他和身子裹得紧紧的,仿佛里面的肌肉,随时要跳出来。我感到一阵尴尬,在众多初中同学面前,不知所措。

“大学生,回来了?”他对我着嘻嘻地笑。

我点点头,希望他早点走开。

“走,跟我喝一杯去。”他拉着我的手,我没法拒绝,便跟他来到了一个包厢前。包厢里有几个男女,在那里喝酒,听歌,他也没有给我介绍,倒了两杯啤酒,一杯给我,一杯他一口喝掉。

“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他将空酒杯倒转给我看。

我没办法,只好也一口将酒喝干。

“这个帅哥是谁呀,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倒在他的肩上。

“去去去,贱B,看见男人骨头就发酥。”他三弟将女人推到一边,又将两个空酒杯倒满。

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我已经把我的初中同学给忘了。这个一个劲地劝我酒的人,这个我初恋、暗恋的对象,这个知道我内心隐秘的人,这个撞见我肮脏丑恶的人,依然对我有着无法阻挡的吸引力,我想他叫我去死,我也会去死的,何况喝几杯酒呢?

我真的喝醉了,躺坐在沙发上,我望着他,他望着我,他的笑容充满诱惑力,又显得很邪恶。

“你是不是喜欢我?”他俯过身来,他的脸几乎要贴在我的脸上。

我心里一阵狂跳,四周是令人目眩的灯光和音乐,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他妈的,小时候就半夜里偷看我睡觉。”他的酒气喷在我的脸上。

我感觉有些羞愧,又有些窘迫。

“告诉我,我哥是怎么操你的?”他对我笑了起来,笑得坏坏的,笑得有些狰狞。

我感到一阵鲜血直往脸上涌。

“你想让我操你吗?”他的身子压在我身上。两只手按住我的双肩。

音乐震耳,激光一闪一闪的,他问得如此赤裸裸,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NextPage###

“我要操烂你这贱B.”他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我感觉好象有些不对劲了。“你醉了吧?”

“我操狗也不操你他妈的同性恋!”他突然叫道。

一阵惊怒和羞愤猛地涌了出来,我用力推开他,站了起来。

他用手抓住我,用力往下拽:“我最恶心同性恋,他妈的,从小就有男人想搞老子,真他妈恶心,每一人都让我打得半死。”

我用力挣扎,他抓得我死死的,我一拳挥过去,打在那张漂亮而狰狞的脸上。

手松开了,我跌跌撞撞,往门口走去。初中同学关心地走过来。

我推开他们,走到门口,听见身后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声:“你他妈的从几岁就开始被我哥操了?”

有一个人从人群中走上天桥,他穿着一身破旧的蓝工作服,头发花白,个子不高,居然显得有些消瘦,脖子上背了一个纸盒,纸盒里是一些电池。他抬头看了看我,又转过眼去,然后又转过来,有些惊谔地望着我。

我立刻转过身,随着人群走匆匆下了天桥,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仿佛要溢了出来,我咬着牙,拼命地忍住。

2007年4月28日写于悉尼SurryHills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梦里的人再次出现
每次在梦中,我总能看到他的背影,记得有一次我在梦中问他,为什么在梦里的时候你总是
上海激情的一夜
这是我第二次来上海,这个向往已久的城市在这个冬天被大雾笼罩,一个让人郁闷的阴天,
因为爱你所以放开你
2004年,很偶然的机会,我在公司的一次订货会上认识了杨帆。在美女如云的广州美博会展
天亮以后,让我们在一起
一已经退出两年了,我想我还是没有从压抑中解脱出来,我被伤害的体无完肤,我想,我不
我和朋友的兄弟上床
在我还没有爱上谁的时候,我就爱上了爱情本身。在我渴望爱情的时候,东适时地出现了,
那夜我“上”了直男
很久没有偷袭过谁了,发现自己一直有这样的怪癖。可能因为我所喜欢的都是纯的异性直男
我所谓的成长青涩年代
那天躺在床上,听着暹罗之恋的主题曲,想起了我的那些青涩的年代想起了和小伙伴们在收
同桌的爱
我,只想微笑2007年的开始我从家的右边上学。2007年的之后我从家的左边上学。右边青春
床上的纹身男孩
肉体和灵魂,就象一首歌的词和曲一样,有时候是和谐的,有时候就不那么和谐。我喜欢听
同志1和0的关系
在这个圈子中,突然发现:没有一个男人是天生的1,同样,也没有一个男人是天生的0。在
偶遇超市美男计
有时候,我是一个胆子特别大的人,但我发觉上天对我这样的人也是很眷顾的,因为我的大
听说熙辰回来过
(一)生活是有点悲哀的2008年的这一年,我刚好20岁,听他们说20岁意味着重新开始。那
四十岁依然壮硕的男人
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同志,按理说,已经到了让人垂头丧气的年纪,即便能拥有一些青春的
健身房里的故事
在前台交卡,登记,领一条浴巾,天蓝色的毛巾质地上绣着健身房鲜红的标志,摸上去厚实
对直男的欲望
现在下班的时间晚了,每次去到健身房都很紧张,有氧、器械,如果要完成当天的计划的话
我和直男的十年感情
一我们相交十年,我知道他是非同,他也一直劝我不要这样,但我却无法改变。有时在我的
为了爱你我不后悔
(1)站在走廊的尽头,菜菜透过铁栏杆眺望窗外,风似海浪一般不断的拍打着他,一浪接
丢丢秋秋走过的五年
五周年到来之前,我和秋秋商量着怎么度过这样的一个节日。后来我还是建议,请平常在一
爱,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从下午两点到凌晨两点,我的心在外游荡,除了想念,确实什么也没有,而时间总在稀释思
我懵懂的爱情故事
听父亲说,他下岗之后,在街上卖电池,背着个纸盒,在人行天桥上,每天都在那里。我打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郑州同志|上海同志|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上海同志|香港同志|广同  

GMT+8, 2021-4-20 18:26 , Processed in 0.065301 second(s), 24 queries .

广州最大最全 广州同志网!

© 2013-2015 广州同志.

返回顶部